快捷搜索:

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|黎苗团结勇抗争 跟党走上革

白沙叛逆纪念园的纪念馆内,革命活动所用“战鼓”复制品。

找到共产党才有前途

在白沙叛逆纪念园听解说员讲述历史时,记者脑海中悄然回放起昔时的一幕幕:密林深处,叛逆号角吹响,招展的旗子、怒吼的箭矢与挥舞的柴刀交织在一路,汇聚成祛除贼寇的滔天巨浪。

1943年8月12日至8月26日,白沙各区2万余名黎族苗族同胞分多路介入战争,共打逝世打伤国夷易近党军政职员300余人,缴获枪支、枪弹一大年夜批。历经半个月的激战,驻在白沙县境内的国夷易近党军政机关和部队被整个赶走,叛逆取得初步胜利。

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,仅为当地庶夷易近换来一个多月的宁静。1943年9月尾,不甘掉败的国夷易近党召集1000多兵力向白沙人夷易近跋扈狂反扑。蓝本以为对头不敢再来,叛逆军没有战争筹备,加上武器简陋,伤亡十分惨重。

在王国兴、王玉锦等人的带领下,弹尽粮绝的部分叛逆步队撤退到什寒山和鹦歌岭一带。彼时,正适逢山区雨季,坚持空费时日斗争的叛逆步队已是衣不蔽体,国夷易近党展开血腥杀戮的消息又时时从山脚下传来,险些快要将黎族和苗族同胞逼上绝路。为了族人的活路,王国兴和叛逆群众们忽然想起共产党引导的步队打“民贼”的故事,很快下定了决心,“找共产党去!这才是我们独一的前途!”

当时的“寻党”之路并不顺利,但王国兴没有被吓倒,他派人分三个偏向探求共产党。颠末辗转探询探望、托人带路,终于在中共儋临联县委和县抗日夷易近主政府驻地找到了救星。很快,琼崖特委接踵派出黎苗夷易近族事情委员会和先遣部队进驻白沙,这让该地区武装斗争的性子和内容垂垂发生了新变更。

1944年12月,王国兴来到已改编为琼崖自力纵队的驻地澄迈县六芹山,与琼崖特委布告、纵队司令员冯白驹一见如故。两双手牢牢地握在一路,自此开启了黎族人夷易近在共产党引导下干革命,永世随着共产党走的新征程。

白沙叛逆纪念园的纪念馆内,记者翻拍的“海南各族人夷易近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五指山”照片。

推翻封建势力迎曙光

“不论以何种角度核阅,白沙叛逆都是琼崖革命斗争史弗成漠视的一个关键节点。”中共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委党史办认真人曾纪海说道,本来我党在少数夷易近族地区的根基对照懦弱,事情不停很难开展。白沙叛逆动摇了国夷易近党执拗派在五指山山区的统治根基,无疑为我军大年夜部队进驻五指山扫清了障碍。

事实上,富有革命传统的黎族人夷易近在历史上不知进行过若干次大胆斗争,都未能逃脱封建社会农夷易近反抗斗争的掉败命运。直到白沙叛逆打破传统斗争的巢臼,将自己的夷易近族斗争纳入到中国共产党引导的革命斗争大水,才有了起色。五指山革命根据地扶植时代,中共琼崖特委经由过程地皮革新、减租减息、清匪反霸等一系列斗争,推翻压在各族人夷易近头上的封建势力,被乌云笼罩的五指山山区终于迎来曙光。

岁月见证着黎村子苗寨的变迁,如今再次来到王国兴的家乡、叛逆将士们曾战争过的地方——番响村子,一幢幢淡黄色的小楼房错落有致,崭新的篮球场、主题公园及文化广场掩映在群山之下,与不远处的白沙叛逆纪念园遥遥相望。

“我们的好日子,都是从王国兴主动探求共产党开始的。”曾经文面避祸的白叟王玉娥,午后倚在门前安逸地打着盹。日子一每天平淡安宁,恰是对先烈们最好的告慰。

白沙叛逆纪念园内高耸着叛逆纪念碑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